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资料图:猛龙队球员莱昂纳德资料图:猛龙队球员莱昂纳德

  11月21日电 21日,NBA常规赛继续进行,猛龙队凭借丹尼-格林的精准绝杀,以93:91险胜魔术,成功守住东部头名的位置。

  首节比赛,格林和莱昂纳德先后命中三分,伊巴卡篮下强攻,帮助球队占据先机。魔术主要由戈登和富尼耶紧咬比分。随后猛龙早早将比分优势扩大到了两位数,首节结束,猛龙以29:17领先魔术。

  次节,西亚卡姆和瓦兰丘纳斯连续攻击篮下,莱昂纳德中投命中后,猛龙又打出一波小高潮,此后魔术开始反扑,完成了10:0攻击波,将分差缩小至个位数,半场结束,猛龙仍旧以47:37领先魔术。

  易边再战,魔术一改上半场的低迷,富尼耶上来连续命中3记三分,戈登同样远投得手,半节过后,魔术打出24:12的攻击波,将比分反超。猛龙奋力追赶,但第三节战罢,魔术以75:73反超猛龙。

  末节,两队进攻效率均不高,格林命中三分,瓦兰丘纳斯强攻,莱昂纳德中投,猛龙重新夺回了领先优势。但随即魔术又将比分扳平,最后决胜时刻,格林抛投命中,完成绝杀。

  本场比赛,格林得分并不是全场最高,但在关键时刻,格林化身“关键先生”,帮助球队有惊无险地赢下胜利。

  11月16日电 据朝中社报道,日前,韩国向朝鲜送去200吨柑橘,作为此前收到朝方松茸的回礼。对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就韩国总统文在寅送来的礼物表示感谢,并指示发给青少年学生和平壤市民。

资料图:韩国总统府青瓦台11月11日称,韩国当天向朝鲜赠送200吨柑橘,作为此前收到朝方2吨松茸的回礼。图为韩方将柑橘空运至朝鲜。社发 韩国国防部供图资料图:韩国总统府青瓦台11月11日称,韩国当天向朝鲜赠送200吨柑橘,作为此前收到朝方2吨松茸的回礼。图为韩方将柑橘空运至朝鲜。社发 韩国国防部供图

  今年9月,韩朝在平壤举行首脑会谈后,朝鲜向韩国赠送2吨松茸。作为回礼,韩方于11月11日至12日动用军用运输机,送出200吨济州产柑橘。13日,韩国统一部官员表示,柑橘运输已于12日结束,相信朝方会妥善处理和安排。

  据悉,200吨柑橘分装为2万箱,一箱10公斤。11日、12日两天分4次运输,每天2次,每次动用4架运输机。韩国统一部次官千海成、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统一政策秘书徐虎随机赴朝。

  朝中社11日刊发报道称,文在寅向金正恩送来有意义的礼物。金正恩就文在寅送来的凝聚韩国同胞炽热心情的礼物表示感谢,并指示发给青少年学生和平壤市民。

  据韩联社此前报道称,朝方之前所送的2吨松茸被分发给与朝方亲人天各一方的韩方离散家属。

  周迅:活成自己自在的样子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周迅在《你好,之华》里饰演女主角袁之华,这是她第一次出演真正意义上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这也是岩井俊二头一回让不惑之年的演员在他的影片里当主角。两个第一次叠加,镜头里的周迅竟又有了少女的纯真。仿佛不久前陷在“不能老”苛责里的那个人,不是她。

  电影开头部分,之华代替亡姐参加同学会。她上台接过话筒,本想作一番正式发言,可转身看见所有人都注视着自己,脑子里登时一片空白,应付几句匆匆下台。这和周迅本人有几分气质相近。按圈子里的常规,2018年于周迅本是个密集宣传年。电视综艺《表演者言》第二季口碑稳扎稳打,电视剧《如懿传》千呼万唤始出来,电影《你好,之华》又顶着光环登场,从春天到深秋,她应该都在视线范围内。可她不习惯应对媒体,和之华一样:不善言辞。

  有位一起北漂过的男演员这样评价:感情才是周迅最有表达欲的话题,她把如斯表达欲带到戏里,成就了许多经典角色:《恋爱中的宝贝》里敏感纤弱但对爱情极度投入的宝贝,《大明宫词》里一心只求薛绍爱恋的太平,《夜宴》里为了太子牺牲自己的青女,《画皮》里自毁千年道行去救王生的狐妖小唯,《苏州河》里迷离莽撞不知伤痛的牡丹,《李米的猜想》里十年一日处在失爱状态里的李米……她在爱情中燃烧,观众因她永远炽热永远纯真的表演,认定了这个天赋异禀的少女代言人。

  但时光终究来了。40岁那年,她主演的电视剧《红高粱》播出。某电视台请她做节目,其间放了段《大明宫词》。标清的画面对习惯高清镜头的眼睛不太友好,但当小公主取下昆仑奴的面具粲然一笑时,所有观众醉了。只有主持人不知所措地发现周迅的眼泪。她小声说:“那时候,我好年轻啊!”

  从2014年的九儿到2018年的如懿,周迅被反复抛给雷同的话题:皱纹深了,皮肤松了,眼神暗了……以致于她在与陈可辛对谈时,黯然垂泪;以致于围观过相似话题的观众,在新片里看到久违的少女周迅时,懵了。与其说这是岩井俊二用光的魔法,莫如看成戏外的周迅借着戏里的之华,释怀了许多意难平。

  之华不是个光彩夺目的人物。甚至,她自始至终都是活在姐姐之南明艳下的普通少女。她暗恋的男生喜欢之南,为换取更多靠近的机会,她自告奋勇当起信使。她揣着小心思留下了男生的情书,又在被质问后怯生生道歉、鼓起勇气表白。爱而不得,可谓之华前半生的执念。随着30年后她和尹川开诚布公,青涩被以一种成熟的方式告别,“走不出青春”的之华或者周迅用成熟的方式安放了心事。

  “过去的很多角色,情绪都非常饱满。可之华不一样。”周迅说,和此前那么多“为爱而生”的形象比起来,之华没有轰轰烈烈或奋不顾身。她塑造角色的特别之处仅仅是涂上蓝色指甲油,以大海的颜色来标注平淡又激荡的之华的内心。这种淡然于她而言,反而是种表演上的突破、舆论下的解脱。“自由地活成自己自在的样子。”她说,就跟日子一样,很平淡,但,不简单。

  《泰囧》编剧束焕:不少青年导演 重形式轻人物

  《泰囧》海报

  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前晚在佛山闭幕,在前天早上举行的“大师论坛”上,著名编剧束焕、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副会长王红卫、导演杨超、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刘开珞、《未择之路》导演唐高鹏以及《村戏》导演郑大圣一起,为现在不断涌现的中国众多电影新导演们在创作上的困境和迷惑进行把脉和释疑,在这场名为“新生代和新时代——青年导演的扶持和电影业态的更迭”的论坛上,导演杨超直言不讳地表示,现在不是青年导演抢监制的时代,因为市场的极速扩大,优秀的新导演有的是机会得到大家的扶持,“现在是监制们抢好的青年导演来寻求合作”。

  作为《泰囧》和《港囧》的编剧,束焕在编剧圈已经树起鼎鼎大名,此前已经在编剧圈耕耘了20多年的他直到去年才开始当起了导演,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长片。他坦言,自己以前当编剧的时候,觉得自己编写好的剧本,最好一个字都不能改,不然就是对编剧工作的不尊重。直到当了导演后,他才发现,电影是拍出来的,“以前心中有一个完美的电影,就像是在战场上用尺子量地图,非常不现实,但其实电影的创作是动态的,拍摄过程中需要不断更新和否定,会有很多新的想法出来。”

  对于新导演,他觉得,最好能够从编剧开始,因为编剧是蓝图。现在不少青年导演都有“强形式、强情节、弱人物”的创作倾向,这些人热衷于建立形式感,却往往忽略了对于人物的塑造。他认为,只有人物才是属于自己的,青年导演要有自己的判断,“要相信自己的人物有存在的价值。”

  在具体的作品上,束焕建议青年导演应该尝试拍摄自己拿手的类型片,“这样更加容易得到别人的帮助和资源的支持。”

  《长江图》的导演杨超认为,现在很多青年导演热衷于拍摄文艺片,但在创作上却有错误的倾向。其一是“艺术电影不够新”,这是缺乏鉴赏力的表现。其二,就是“类型的创作不够旧”。杨超认为,要想跟观众取得好的沟通,一定要符合电影类型的完整性,比如恐怖片的基本要求就是要够吓人,这是类型片的边界。但现在有些青年导演拍摄出来的作品很尴尬,“旧的不行,又不够新”,让观众很困惑。

  他认为,目前的中国电影还有很多类型上的创作空间,比如体育片,“一部印度拍摄的《摔跤吧,爸爸》居然在国内取得了这么好的票房,说明我们还有很多的类型电影可以开拓”。

  “从2009年到2010年,那时的青年导演们愿意谈自己的个人表达和对于社会的认知。”刘开珞这样说道,到了前三年,青年导演们开始“聊宣传,聊市场发行和组盘”。到了现在,导演们逐渐重视跟观众之间的沟通方式和交流,“他们希望在个人表达和市场之间找到平衡点”。

  在拍摄电影长片前,很多青年导演都拍摄过短片,就是十来个人的剧组。等到真的拍摄长片时,最需要的就是要转换个人角色,“这时候要从单独的创作者变成团队的领导者”。很多导演想要的太多,很容易迷失自己,“最主要的就是忘了最想表达的出发点,反而容易表达不清楚”。

  对于现在无处不在的大数据,刘开珞很理性,大数据往往对已经发生过的高频次的现象预测比较准确,但对于创新和未发生过的事物,“只能属于参考”。

  唐高鹏在影视圈耕耘多年,《未择之路》是他的第一部电影长片,他觉得,拍摄这部电影有很多的经验可以总结,尤其是自己到电影院观看了观众的表情后,有了新的认识、新的收获,“电影其实是最诚实的媒介,观众对于这部电影喜欢还是厌恶,等到电影院里的灯亮起来的那一刻一切都了然。这是电影最奇妙的地方。”

  他认为,创作者一定要坚持拍摄能打动自己的作品。尤其是很多剧本在经过多次的讨论后,创作者更加应该找回自己的初心,而不是被大家的意见所迷惑。同时,他认为创作者的心态也非常重要,“把电影当作是日常生活的正常部分,就不会有很大的压力,要有开放的心态和透明的作风。”

  《村戏》的导演郑大圣说,青年导演有一个很明显的创作趋势,就是努力尝试在类型和作者表达之间找到平衡,在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之间做微妙的调适。不过他也观察到,很多青年导演对于人的关心并不够,“创作者需要重视对社会中个体的关心,关心别人的生活和生存,要做到对别人的关注重于对个人的一己之念的表达。”

  在他看来,有些青年导演往往对于自己拍摄的内容不舍得删剪,“首先要做自己最苛刻的评论员,要比任何的影评和批评都更苛刻。说到底,还是觉得自己太重要。” 王金跃

  北京11月5日电 (记者 高凯)11月4日晚,北京人艺小剧场话剧《合同婚姻》再度登上舞台,这部曾在14年前引起热议的作品,再一次聚焦于人们的婚恋之惑。

  2004年,北京人艺一部小剧场话剧《合同婚姻》登上舞台,虽是大家熟悉的婚恋题材,但生活之中情理之外的故事却让观众对于爱情与婚姻有了一个新的思考。此次北京人艺将《合同婚姻》重新排演,由青年一代演员担纲主演,以期诠释出当下的节奏和生活。

  《合同婚姻》正如剧名一样,既现实又有些荒诞。将合同和婚姻放在一起,是对人性和制度之间的拷问,也是人们对婚恋的一种新的看法。该剧围绕着四位在情感世界中追寻的青年男女展开,他们走进过婚姻又走出过婚姻,对爱情与婚姻,对两性关系如何相处和自处,都有了新的想法。为了保护自己,追求自由,恋爱双方订立了看似条款详尽、量体裁衣的合同。但问题似乎也就此开始。故事看似通俗易懂,却又暗藏深意。

  这一版的《合同婚姻》不止是阵容的改变——王佳骏、张典典、付瑶、连旭东、王君瑞、陈红旭,清一色的青春面孔,更多的还是对于细节的重新打磨。“这部戏本来就有着扎实的语言,我们现在就是去将生活补充进来。让整个戏更加的细腻和完整。”导演丛林介绍道。排演过程更强调了没有对与错,而是让演员大胆地尝试,把自己的特点融入其中,演出年轻人自己的特点。“我觉得这些演员的表演,会让台上台下大家都相信。”

北京人艺《合同婚姻》再登台 史春阳 摄北京人艺《合同婚姻》再登台 史春阳 摄

  重新诠释后的故事同时配合了新的舞美呈现。导演丛林称,看多了声光电,这部戏恰恰要回归到原本的戏剧假定空间。为此舞美设计夏腾子在舞台上设计了一个闭合的框装结构,既寓意着法律制度,又用框状空间分离出三类人——“围城”中的人,“围城”外的人,站在“围城”边上若即若离的人。在虚实之间,全剧用现场弹奏的吉他声串起全场,完成人物心理和剧中场景的转换。让这出现实感十足的戏少了些许沉重,多了更多清新的气息。

  编剧潘军说,“人生的幸福只因一个字:趣。有趣是终点,同时又是起点。人这辈子也就两件事——做有趣的事儿,爱有趣的人。”

  据悉,本轮《合同婚姻》将演至11月25日。(完)